疯狗的荞麦面

我爱他 连同他的伤疤

我!创造奇迹!一稿两千到七千不是梦!

矜持的冬饺:

ALL Draco Malfoy / NC-17向合志 OBSESSION 正式一宣


主催:矜持的冬饺


封设: @葳倪 


文手staff:

 @灯灰 / @不长 / @疯狗的荞麦面 / @米勒Meeler / @矜持的冬饺 


画手staff:

 @OFF-THE-CHARTS /  @腦路回溯- / @ScarletBC 


调印地址:https://vote.weibo.com/poll/138870872

因为这次合志工艺成本较高,一次调印关系后期,也请大家谨慎考虑。希望大家看清要求选择,谢谢参与~


最终确定staff名单和信息在图上,接下来不会再给大家刷屏啦,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次的合志,毕竟冷圈凑齐那么多太太出一本合志也很不容易。

哈德婚礼烫金火漆组/画手明信片组会开放通贩链接,可以关注后续动态。


# KEEP GOING AND LOVE DRACO MALFOY #

我喜欢爆轰 和 你喜欢胜出轰出有什么关系吗

今晚和一个我英同好聊了会,小姑娘听说我吃爆轰第一个反应佛了。
她“你居然不吃胜出轰出嘤嘤嘤”
我“?”
她“呜呜呜呜呜呜我不管不吃胜出轰出的都是坏人”

不好意思啊cp洁癖,是真的洁癖。我是真的吃不下去啊(无奈地哭)。我也没有跑去你家强调我喜欢爆轰,你们都坏蛋吧。你说我是坏人,你才是坏人呢1551,爆轰多好吃啊,人间瑰宝。
所以ballball吃一些其他的不要,不要ky吧。我在南极圈很佛了啊,怎么这种事还是会发生在我身上啊(TTTT)。讲道理我完全不ky吧,圈地自萌大家都划分一下领地嘛。

◤戒烟◢02.

(突然出现)
  
-
“他屈起一条纤长的腿坐在窗沿,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脚踝。”

  
  
  明明是草草洗完了澡,浴缸里的水却冷透了。轰焦冻挥开缠在眼前的一股烟雾缭绕,右半边剔透的眸未经掩饰,在红发的衬映下像一颗璀璨的玻璃珠。他用毛巾擦拭着身体,像是擦掉一块难以忍耐的污渍般用力。白皙袒露的光滑肌肤很快变得通红,轰焦冻抿了抿唇,丢掉毛巾,转而去找烟。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在他回来之前抽完,他不会发现的……”
  嘴里含糊不清地这么念着,轰裹着棉袍出了浴室,涣散的瞳在唇接触到烟卷那一刻微微颤栗。和无数嗜烟者一样,轰焦冻总管不好自己的瘾,即使是爆豪胜己也束手无策。所以家里的烟要不是直接丢掉,要不就是被爆豪藏了起来。轰焦冻修长的指尖夹着烟,眼睑半瞌,无力地瞥着地面某一个细微的凸起。
  
  因此当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时,他来不及遮掩的醉生梦死全部暴露在爆豪胜己眼中。后者手上提着一大袋今天的食材,钥匙串还挂在尾指上,和爆豪的尾戒碰撞发出轻细的碎响。轰焦冻尽力做出面无表情,可爆豪胜己快他一步上前,狠狠抢走了烧的只剩屁股的烟。
  
  “就这么喜欢吗,啊?!”爆豪胜己恶狠狠地揪住轰的衣领,拿着他的烟就往锁骨逼近。轰木然的脸稍稍染上几分隐忍,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将手肘横在了两人之间。
  
  “什么意思,混蛋?!想挨操吗?”爆豪胜己不耐烦道。轰焦冻神色微微放松:“会痛,爆豪。”
  
  “哈,是嘛……”爆豪胜己随口应道,在轰焦冻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烟头狠狠按上了对方形状精致的锁骨。他舔了舔唇,性感而又疯狂。
  
  “——你他妈也会痛啊,轰焦冻。”
(下章车预警)
TBC.

爆轰◤你是我的◢

十杰paro+夜莺与玫瑰paro

-
“可是我的花园里没有红玫瑰”

Start.
“所以……麻烦你啦,轰君。”芦户对着他一脸局促地笑。轰焦冻撑着下巴看那份剧本,眼睑带着细密的睫毛温柔地垂下,在眼窝外遮下一小片影绰的阴影。

“好的。”他松开了攥在剧本扉页的手,洁白的纸张迅速坠下,和尾页整齐地铺平在一起。最前端的主演名字呈艺术字的样式,似是能灼伤人眼球。

“... 

轰焦冻

爆豪胜己”

“那,我去找爆豪君啦~剧本还请你好好过目!”不放心地叮嘱了两句,芦户便离开了。轰焦冻懒洋洋撑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眼神蕴着看不懂的深意。
  王子吗……

“什么东西?!老子才不陪你们演这种愚蠢的过家家游戏!”爆豪胜己一双眼睛凶狠地瞪着粉头发的女孩,把芦户吓得直往后缩。芦户拿剧本遮住了一半脸:“不……不好意思爆豪君!因为其他几个主演已经同意了而且大家都觉得你适合这个角色来着……”

“哈?!他们都同意了我就得同意吗?!”爆豪胜己不耐烦地抢过芦户扯得紧紧的剧本翻了两下,眼神有一刹那变得认真。他偏过头看向芦户,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那个……魔王错把王子当成自己的爱人吻了他是真的吗?”
“是的……不过爆豪君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改的!”芦户小心翼翼地道。身后的切岛锐儿郎扶住爆豪胜己的胳膊微斥道;“喂,爆豪,不想演就直说啊,不用为难芦户一个女生吧。”

“哈?!鸡窝头你说啥?”爆豪一点就炸,回头龇牙咧嘴地瞪着一头红发的好友,“谁他妈说老子不想演了?!”
“你自己说的啊。”旁边围观的上鸣电气小小声道。爆豪的目光立刻射向他。最后在众人的视奸里爆豪胜己败下阵来,恶狠狠地抢过剧本:“靠,老子演就是了!”

  然后,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爆豪胜己极快地回头瞥了一眼最后排的方向。轰焦冻仍旧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神色捉摸不透。爆豪胜己深红的眸闪过一瞬挣扎,然后转回了目光。

  然后隔了两秒,轰焦冻慢悠悠地偏过视线,瞄了一眼那个耷拉在桌上装睡的淡金色后脑勺。   
  有什么东西在这个春天悄悄地,破土而出了。
   
“……我的花园里可没有这样的红玫瑰,”暗红鳞片的恶龙载着高傲地坐在顶端的魔王,而后者正在一脸傲气地俯视身骑白马的俊美少年,“从哪来的回哪去吧。”

“不,找不到我的玫瑰,我就无法与我喜爱的人跳舞了,”王子拧眉,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魔王,一只莹绿一只暗褐的眸子在灯光的映衬下形成两个极端。他抽出宝剑指向高处的魔王——
“只有找到它,我才能拥有我的挚爱。”

  爆豪胜己愣住了。他看着下面的少年认真的神色,漂亮的眉眼,好看的身体曲线,像着了魔似的不能发出一个字。轰焦冻表情不变,执着剑的手微微发抖。
  那是少年人面对更深层力量的恐惧。
  那是王子对魔王的恐惧。不是轰焦冻的。

“卡!”芦户拿着剧本极快地跑上台。爆豪胜己从微愣中缓过神来,看着前面的轰焦冻有一种奇妙的不真实感。芦户在他面前的碎碎念好像不那么重要了,魔王此刻满心满眼都是王子。
  就像爆豪胜己满心满眼都是轰焦冻一样。

  下午的课大家兴致高昂地上完以后,相泽老师来看了一次彩排。他对轰的评价是“演的不错,角色很合适”,对爆豪的评价却是“美中不足,缺少感情”。对此爆豪胜己十分不服气——搞什么啊,那个半边混蛋就那么好吗?!

“爆豪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总感觉和我对戏很痛苦的样子。”芦户为了大家特意去买了一些小吃。轰焦冻湍过人群坐到爆豪身边,一边咬着热乎乎的鲷鱼烧一边看着他。爆豪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地转过头去。
“……你这家伙别随随便便和我讲话啊。”爆豪胜己用手支着脑袋,尽量遮住自己突然爆红的脸。轰焦冻似懂非懂地“哦”了声,继续不亦乐乎地咬他的鲷鱼烧。
   
  学园祭如期而至。1-A的节目是压轴,所以大家都很紧张地忙碌着。轰焦冻栓好了佩剑,却发现自己胸前的扣子好像掉了一颗——还是最显眼的那颗。
“怎么回事……”他说着, 开始在原地前前后后寻找他的纽扣。爆豪胜己在前面一脸不爽地等待开场,却在轰的头发第三次不小心蹭到他的胳膊时不耐烦地回头吼道:“半边混蛋你烦死了!窸窸窣窣的很吵啊!”

“抱歉。我在找扣子。”轰焦冻索性把外套脱下放在一边,抖了抖失去扣子而变得耐人寻味的衬衫。爆豪胜己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胸前若隐若现的樱红,还有那枚掉在胸口被衣服勾勒出来的纽扣轮廓。

“啧,麻烦死了。”嘴上不满地抱怨,爆豪还是伸手从他的衣领里把那颗小玩意拽了出来。当他接触到他胸前的那片肌肤时爆豪险些叫出声来。
  好凉。待会儿他要吻的唇,也这么凉吗?

 

“啊……谢谢。”轰立刻道谢,接过那颗金色的小东西蹙着眉头。爆豪胜己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喂,阴阳脸,你会缝扣子吗?”
“不会啊,就不缝了吧,很麻烦诶。”轰想也不想地说道。闻言家政全能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妈的混蛋你跟我过来!都是什么少爷习惯啊……衣服也是要好好爱惜的好吗?!”
“啊……好。”轰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倒也起身跟他去了后台。

“喂,黑眼眶,哪有针线?”爆豪胜己的大嗓门一进去就吸引了全场目光。正忙着给耳郎戴耳饰的芦户在角落大声回应他:“我这里有!话说为什么要针线是衣服坏了吗!”
“啊,这家伙的纽扣掉了。”爆豪胜己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牵着轰的手。耳郎响香从镜子里好奇地瞥了一眼只着白衬衫的轰,半掩着嘴担忧道:“天啊,好像很明显……这可怎么办……”
“没关系啊,不是有老子吗?”虽然不想承认但家政方面也是第一的爆豪笑得异常自信。

  爆豪熟稔地捻了线头,把白线穿进针孔里。轰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动作,突然往他那里坐了些许。两人本就不远的距离迅速消失,爆豪被身边突然多出来的呼吸吓得差点扎到手。

“别那么突然啊,半边混蛋!”爆豪这次的抱怨比任何时候都小声。他轻撑开轰的衣领,开始缝合纽扣。
“爆豪,话剧结束以后能等我一下吗?我有话想说。”轰突然开口,声音在静谧的房间里坠下。爆豪胜己一顿,很快接着进行重复的动作。
“知道了,混蛋。”


“我的花园里可没有什么红玫瑰,”爆豪胜己的手心噼里啪啦爆着火星,样子像极了为非作歹的魔王。轰从白马上一跃而下,冰急速席卷了恶龙的全身。

“很抱歉,我必须要从您这里得到它。”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巨龙惨叫一声碎成了冰片。爆豪胜己通过小范围爆破一跃单膝半跪在地上,“嘁”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不错嘛,小子,”爆豪几步上前,一圈洁白的绒毛配上野兽皮毛做成的衣服很衬他嚣张极了的脸,“你和他很像……不,简直是一模一样。”
  接着,出乎意料的,魔王上前擒住了王子的下巴,搂住他的腰吻上了他。

“不应该啊……”后台的芦户急得咬着指甲翻剧本,梅雨穿着戏服从旁边伸出脑袋,“怎么了嘛,小三奈?”
“魔王……这时候应该和王子打架才对吧,为什么爆豪直接亲了轰呀!”
“啊……抱歉芦户,那家伙又乱来了。”切岛仰头喝了一口水,冲困惑的编剧小姐不好意思地一笑。观众台已经乱成了一团,台上的两个人却像没感觉到似的旁若无人的继续接吻。 

 

一吻毕,红幕缓缓拉起。爆豪胜己连忙退开几步,把自己通红的脸藏在胳膊后面。相比于那个不可一世的魔王,这时候的他少了一些专制,只是一个可爱的恋爱中的少年的模样。轰焦冻愣愣地摩挲了下嘴唇,看着众人蜂拥而上中愈发远了的爆豪不知所措。

 

“喂,轰焦冻——”

爆豪胜己突然回头看他,难得认真的表情让他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你现在可是老子的了!”

他的声音隔着起哄声和鼓掌声递过来,然后传得好远好远。



<正文FIN.>

<有一彩蛋>


“喂,轰。”爆豪胜己将双肘架在长椅背上,看着身边红白对分的脑袋一沉一沉地舔冰淇淋。闻言轰焦冻转过脑袋看向他,一对异瞳在阳光下闪过猫眸似的漂亮光泽。


“怎么了吗小胜?”


“也……没什么,”爆豪胜己把脑袋扭到另外一边,尽量把他细长的睫毛浅浅抬起的惊艳模样从脑海里删去,“就是你那天要跟我讲什么?”

“哪天?”轰焦冻又把脑袋转回去,卖力地对付那个不断往下滴水的冰淇淋。他深粉的小舌抵在薄荷色的冰球上,稍稍往上提,把小部分奶油送入口中。爆豪胜己看着看着突然就泄了气,凑过去在他脸庞蹭了个吻:“啊啊,算了,该死的。”

轰焦冻看着他黏黏糊糊却又害羞的小动作,嘴角轻轻勾起一个笑容。他微微偏过头去,在离爆豪唇角一指之间的位置停下,眸色镀上一层晶莹剔透的暧昧。


“我要说什么,小胜不已经替我说完了吗?”

爆豪胜己无言地望了他一瞬,然后果断地低头擒住了那双朝思暮想的粉嫩唇瓣。

Thanks for watching.

德拉科·马尔福受向合志《Obsession/迷恋》本宣预告

请多关照!!!

矜持的冬饺:

——

——

主催:矜持的冬饺

staff:

灯獾雀楼  @-灯獾雀楼- 

疯狗  @疯狗♂ 

米勒Meeler  @米勒Meeler 

小可爱部部长  @不长 

矜持的冬饺

——

NC-17向 德拉科·马尔福受向中心合志《Obsession/迷恋》终于在2018年的冬天和大家见面了。能够遇到这样一群优秀的太太一起合作,一起喜欢小少爷也是很幸运的事。

这次的合志会在原著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分级尺度不做任何限制,但一定会保证100%全新文稿和新鲜cp,也请大家考虑清楚再选择是否购买。

考虑到各方面因素,这次合志印量不会很大,但会保证足够的数量,质量和诚意,也是我们送给大家的一份礼物,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份冬日礼物,在新的一年也能继续爱着我们的马尔福少爷。

Keep Going and Love Draco Malfoy.

——

2018/10/7

coming soon (❁´◡`❁)*✲゚*

◤戒烟◢01

-
“他屈起一条纤长的腿坐在窗沿,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脚踝。”

爆轰only/同居或者软禁/后面大概会有r18详写/注意避雷

Start.
“早。”撑着脑袋坐在地上,爆豪胜己对着悠悠转醒的轰焦冻唇带笑意地道了早安。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轰焦冻颔首。

“早。”

他穿着浅灰色的浴衣下床洗漱。爆豪胜己跟着起身,揉了揉因为等待了一个半小时而酸痛的腿。轰焦冻慢吞吞地漱了口,吐掉最后一口水以后胳膊被人抓住了。

“爆豪……唔……”

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夺走了呼吸,轰焦冻瞪大了异色的双瞳默默承受,脸颊传来爆豪胜己长而密的睫毛蹭在脸上的感觉。浴衣前面系的活扣被人轻巧地解开了,轰焦冻半垂下眼睑,任了这种算得上胡闹的任性。

等折腾完毕以后,轰被爆豪抱进盈满温水的浴池。无力地趴在缸沿,轰静静开口。
“非要这样吗,爆豪。”

对方握住门把的手僵了僵,却没有回头。
“你什么都不懂,给老子闭嘴。”

门被嘭地关上。轰焦冻无言了一阵,抬臂拉开了洗手台下面的柜子。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几条烟,他摩挲了一阵,在最里面拿出一包已经开口了的。红白脑袋拧着眉从里面抽出一根,然后把小包扔回去,接着迅速拉上柜门。
重重叹了口气,他把烟含在嘴里,用顺手拿出的打火机点燃然后把它扔进垃圾桶。忽明忽暗的烟雾熨烫着他的脸,像是一副不甚朦胧的画。轰焦冻轻轻把脑袋磕在水池边,双眸盯着远处不断渗水的下水道口。
TBC.

◤爆轰◢我眼前的

爆轰原作向ooc
设定为爆轰为敌人,然后在100人晋级(第三季)的淘汰赛制里相遇了。
赛制规则更新为淘汰五人才可晋级,不是击球而是把人干趴下。

“是你啊……混蛋。”

Start.
爆豪胜己一拳打在来人的脸上,满意地揉了揉微微发红的手腕。同行的切岛锐儿郎朝这瞥了一眼,抹掉额前的汗露出了一个由衷的微笑。

“不赖啊,爆豪。”

“你们倒是别拖我后腿!”得了空冲着身后两个吼了一嗓子,爆豪胜己对着再次迎上来的敌人门面重重一击。上鸣电气不满的嘟囔着什么,被爆破声遮得零零碎碎。

“既然这样,我还差一个……”爆豪胜己满意地舔了舔唇瓣,目光毫不掩饰地四处侵略。切岛直起腰来对他“哟”了一声:“我们都还差两个呢,就先去找人了!爆豪你一个人要多加小心!”
“知道了,真是啰嗦。”爆豪胜己不在意地随口应道。他将带着特质手套的拳头锤进另一只手心,嘴角勾起一个不太友善的弧度。

“喂,绿谷出久……”
“给老子滚出来!”

远处,硝酸甘油味道的烟雾中勾勒出一个淡色的轮廓。他眯起那对血红色的漂亮眸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慢慢踱入他的视野。可来人却让他失望了——

“轰焦冻?!怎么是你这混蛋?”

不爽地嚷嚷道,爆豪胜己的右脚无意识地摩挲着布满灰尘瓦砾的地面。该死,这人是另一个让他倒胃口极了的家伙——虽然他有张漂亮的脸。轰焦冻,常年霸占着“最有潜力的新兴英雄榜NO.1”或是“最想嫁的小英雄”这种金光灿灿头衔的家伙,个性和他本人的发色一样独特:半冰半燃,而且性格也很不对爆豪自己这种一点就炸的口味。捏了捏眉心,爆豪胜己看着对面漫不经心双手环胸的家伙道:“我不想跟你打,所以快点……”

“滚”字没有出口,他就被对方刹那间袭来的寒意冻住了双脚。但其实轰焦冻还立在原地——他甚至伸了个懒腰。

“很遗憾,我对你很有兴趣,爆豪。”

他指尖燃起漂亮的火花,在爆豪同样璀璨的双眼中烧着,燎起一片勃勃野心。爆豪胜己朝着脚下丢了两个爆破,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脚下的冰凉后挑起一边的眉。

“哈,这么讲真令人火大。”
——那就让你来成为最后一个吧,轰焦冻。

见对方拉开应战的架势,轰焦冻左臂的火势一下从指尖腾到肩胛。只换气的瞬间,他的右臂开出了漂亮的冰花,棱角分明的冰层映着他较之平时更为认真的神色。爆豪胜己稍稍后退一小步,然后迅速向前腾空跃来——

“去死吧——!”

“去死?真狠。”轰焦冻侧身闪避掉他的体术攻击,顺便用冰化解掉直冲门面的小范围爆破。接着他拧眉,目光追着那道还未完全立稳的身影。
一条冰锥铺开的道路像是腾云驾雾的龙般向爆豪冲去。爆豪胜己堪堪躲过,却被随即而来的火舌吞噬。

“噗……咳咳……”
爆豪痛苦的半蹲在地上,目光不甘地锁定烟雾里看的不甚清楚的家伙。对方有意结束战斗,且并不想让他受伤,每一次攻击的力度都是经过计算的。只一瞬的工夫,轰焦冻的冰层又蔓延过来,把他除了脸以外的部位都固定在原地。

“可恶!轰焦冻……你这混蛋!”气急败坏中还有一丝对自己惨败的愤恨。爆豪胜己瞪着仍然环着胸的男生,似乎只要他解除冰冻就会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哦。”对方闻言似乎笑了,心情甚好似的盘腿坐在他面前,与他平视。爆豪胜己眼睁睁地看着他微微眯起那对异色的瞳孔,然后他的长睫毛慢慢向自己靠拢,还有他那对有些水润的唇瓣——
爆豪胜己瞪大眼睛。
上帝啊,轰焦冻吻了他。

轰焦冻似乎极为不擅长这事儿,动作生疏而青涩。他先是扶着爆豪已经有些僵硬的脸小口舔舐着他的唇瓣,然后渐渐试探性的想要撬开他的齿关。爆豪胜己被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弄得不耐烦起来,同时他感觉自己被冰封的范围好像缩小了——他稍稍动作,胳膊立刻挣脱了桎梏。于是他不管不顾地把轰焦冻往自己怀里一扯,连着他微微张开的唇舌一起含入口中。对方极不舒服地“唔”了一声,手臂却软绵绵地主动环上了他的腰,像是撒娇般眨着眼睛望着他。

“接吻要……闭眼,笨蛋。”
短暂分开的时候,爆豪胜己正想嘲笑他,却发现自己的心跳也很快。他索性把轰焦冻再次揽在怀里,用霸道而不可抗拒的态度毫不犹豫地再次吻上他。

FIN.
差点写成无差 强行掰正x

【哈德】illusion&deception(幻想即欺骗)

也许他们说的都是对的。

幻想即欺骗。

 

00.

哈利许久没有做梦了。

不知是什么东西折射出莹绿色的光,在他浅金色的发梢上熨得滚烫。然后是那双梦境一般的深蓝色眼瞳,自上而下灼以浅灰色。哈利伸出指尖想要触碰他。

 

“啪——”

 

他像个泡泡破了。真实的他藏在欺骗里面。

 

 

01.

嘿,或许你做过Ms.Matthews的SL作业了吗?

打开vocabulary的网站。

 

Illusion means?

...

...

Deception

...

Correct.

 

你看,幻想即欺骗。

 

哈利翘掉了成绩难以启齿的老古董教授的课,换来了珍贵的50分钟。他把洗手间第一个隔间的门推开,向外拉到最大,然后狠狠砸上门。声音空旷地在偌大的空间回响,一圈圈一圈圈。

他深吸了口气,双手颤抖地褪去衣物。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也不知道那个幻想对象从何而来。他只是缓慢而沉重地用手抒发着渴望,像是小孩子蹭着喜欢的独角兽玩具的角,在上面留下一串亮晶晶的口水。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02.

他扯着他灿烂的发,像是对待什么令人不适的东西。但是那人的脸却又平平静静,唯有眼睛颤着,像是两颗剔透的玻璃水晶。哈利把他按在水池上,用他的手给自己带来如水的快感。身下人的发好像透着白,侧着的脸写着清晰可见的悲悯。

像是圣人。

 

哈利在洗手间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他几乎想要旷掉所有的课。

 

 

03.

“哈利,你怎么了吗?”

“我们都很担心你。”

 

红色头发……罗恩,还有褐色头发的赫敏。哈利不适地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角,眨了两下再次戴上。

 

“没什么,我知道我喜欢金发。”

 

驴头不对马嘴。罗恩看了眼门口一闪而过的红发姑娘,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他有些殷切地前倾身子:“其实……你可以,额,把姑娘们想象成金发,有些时候……嗷赫敏打我干嘛!”

赫敏收回手,轻描淡写。

 

“没什么,幻想即欺骗。”

 

 

04.

现在的他照例坐在洗手间第一个隔间的马桶盖上。他的性器今天好像没能迅速硬起来,这令哈利感到不解。他把脑袋靠在墙上,碧绿的眸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今天他读了一本书。它的主人公叫Malfoy,是Malfoy庄园的主人。老Malfoy死于战乱,母亲随夫而去,所以主人公年纪轻轻继承了庄园。他的男朋友是当代的救世主,他战胜了黑魔王,然后义无反顾地溺在爱人的温柔乡。故事挺长,作者写的却挺好,没有过多的阴暗,中学时代两人的针锋相对反而是一种趣味所在。当他阅读到“……Malfoy庄园新的男主人真是年轻有为!满头漂亮的金色头发,像雾一样神秘的灰色眼珠,还有他迷人磁性的嗓音——简直像是大提琴!我敢说救世主大人被他每天都迷得醉生梦死……”的时候,他的性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挺立在他的黑袍内。这太糟糕了,他不得不在早晨第一节课就去了厕所。而现在,他不可避免地又硬了。

 

“Potter……”

他幻想着那大提琴的嗓音。

“Malfoy,叫我Harry。”

哈利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一个小说人物产生了难以言说的性趣。

 

 

05.

“天哪……”哈利看着自己没办法处理的衣裤。他不得不遮遮掩掩地待到半夜,然后慌忙回到宿舍换洗衣物。他看到自己桌上放着的笔记本,然后上床,拉上床帘。

先是“漂亮的金色头发”,然后是“像雾一样神秘的灰色眼珠”,最后是……

 

“Harry Malfoy?”哈利哑然失笑,这太奇怪了。

“Ron Malfoy……Cedric Malfoy……”

 

“嘿,Potter,叫我Draco。”

他提笔写下了“Draco Malfoy”。他幻想是他告诉他的。

是他告诉他的。他叫德拉科,是他告诉了他。

 

哈利合上了笔记本,然后看着头顶昏黄色的床头小灯。

赫敏也许是对的,幻想即欺骗。

 

可他仍然梦想他。

FIN.

【哈德】我的邻居是破特?!03

一章更比一章短 耶

依旧走评论。

◤哈德◢我的邻居是破特?!02

红豆体
斯莱特林助攻小队正式上线
吃瓜大队队长西奥多

依旧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