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ouVvi.

圈杂宠受多

爆轰◤你是我的◢

十杰paro+夜莺与玫瑰paro

-
“可是我的花园里没有红玫瑰”

Start.
“所以……麻烦你啦,轰君。”芦户对着他一脸局促地笑。轰焦冻撑着下巴看那份剧本,眼睑带着细密的睫毛温柔地垂下,在眼窝外遮下一小片影绰的阴影。

“好的。”他松开了攥在剧本扉页的手,洁白的纸张迅速坠下,和尾页整齐地铺平在一起。最前端的主演名字呈艺术字的样式,似是能灼伤人眼球。

“... 

轰焦冻

爆豪胜己”

“那,我去找爆豪君啦~剧本还请你好好过目!”不放心地叮嘱了两句,芦户便离开了。轰焦冻懒洋洋撑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眼神蕴着看不懂的深意。
  王子吗……

“什么东西?!老子才不陪你们演这种愚蠢的过家家游戏!”爆豪胜己一双眼睛凶狠地瞪着粉头发的女孩,把芦户吓得直往后缩。芦户拿剧本遮住了一半脸:“不……不好意思爆豪君!因为其他几个主演已经同意了而且大家都觉得你适合这个角色来着……”

“哈?!他们都同意了我就得同意吗?!”爆豪胜己不耐烦地抢过芦户扯得紧紧的剧本翻了两下,眼神有一刹那变得认真。他偏过头看向芦户,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那个……魔王错把王子当成自己的爱人吻了他是真的吗?”
“是的……不过爆豪君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改的!”芦户小心翼翼地道。身后的切岛锐儿郎扶住爆豪胜己的胳膊微斥道;“喂,爆豪,不想演就直说啊,不用为难芦户一个女生吧。”

“哈?!鸡窝头你说啥?”爆豪一点就炸,回头龇牙咧嘴地瞪着一头红发的好友,“谁他妈说老子不想演了?!”
“你自己说的啊。”旁边围观的上鸣电气小小声道。爆豪的目光立刻射向他。最后在众人的视奸里爆豪胜己败下阵来,恶狠狠地抢过剧本:“靠,老子演就是了!”

  然后,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爆豪胜己极快地回头瞥了一眼最后排的方向。轰焦冻仍旧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神色捉摸不透。爆豪胜己深红的眸闪过一瞬挣扎,然后转回了目光。

  然后隔了两秒,轰焦冻慢悠悠地偏过视线,瞄了一眼那个耷拉在桌上装睡的淡金色后脑勺。   
  有什么东西在这个春天悄悄地,破土而出了。
   
“……我的花园里可没有这样的红玫瑰,”暗红鳞片的恶龙载着高傲地坐在顶端的魔王,而后者正在一脸傲气地俯视身骑白马的俊美少年,“从哪来的回哪去吧。”

“不,找不到我的玫瑰,我就无法与我喜爱的人跳舞了,”王子拧眉,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魔王,一只莹绿一只暗褐的眸子在灯光的映衬下形成两个极端。他抽出宝剑指向高处的魔王——
“只有找到它,我才能拥有我的挚爱。”

  爆豪胜己愣住了。他看着下面的少年认真的神色,漂亮的眉眼,好看的身体曲线,像着了魔似的不能发出一个字。轰焦冻表情不变,执着剑的手微微发抖。
  那是少年人面对更深层力量的恐惧。
  那是王子对魔王的恐惧。不是轰焦冻的。

“卡!”芦户拿着剧本极快地跑上台。爆豪胜己从微愣中缓过神来,看着前面的轰焦冻有一种奇妙的不真实感。芦户在他面前的碎碎念好像不那么重要了,魔王此刻满心满眼都是王子。
  就像爆豪胜己满心满眼都是轰焦冻一样。

  下午的课大家兴致高昂地上完以后,相泽老师来看了一次彩排。他对轰的评价是“演的不错,角色很合适”,对爆豪的评价却是“美中不足,缺少感情”。对此爆豪胜己十分不服气——搞什么啊,那个半边混蛋就那么好吗?!

“爆豪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总感觉和我对戏很痛苦的样子。”芦户为了大家特意去买了一些小吃。轰焦冻湍过人群坐到爆豪身边,一边咬着热乎乎的鲷鱼烧一边看着他。爆豪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地转过头去。
“……你这家伙别随随便便和我讲话啊。”爆豪胜己用手支着脑袋,尽量遮住自己突然爆红的脸。轰焦冻似懂非懂地“哦”了声,继续不亦乐乎地咬他的鲷鱼烧。
   
  学园祭如期而至。1-A的节目是压轴,所以大家都很紧张地忙碌着。轰焦冻栓好了佩剑,却发现自己胸前的扣子好像掉了一颗——还是最显眼的那颗。
“怎么回事……”他说着, 开始在原地前前后后寻找他的纽扣。爆豪胜己在前面一脸不爽地等待开场,却在轰的头发第三次不小心蹭到他的胳膊时不耐烦地回头吼道:“半边混蛋你烦死了!窸窸窣窣的很吵啊!”

“抱歉。我在找扣子。”轰焦冻索性把外套脱下放在一边,抖了抖失去扣子而变得耐人寻味的衬衫。爆豪胜己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胸前若隐若现的樱红,还有那枚掉在胸口被衣服勾勒出来的纽扣轮廓。

“啧,麻烦死了。”嘴上不满地抱怨,爆豪还是伸手从他的衣领里把那颗小玩意拽了出来。当他接触到他胸前的那片肌肤时爆豪险些叫出声来。
  好凉。待会儿他要吻的唇,也这么凉吗?

 

“啊……谢谢。”轰立刻道谢,接过那颗金色的小东西蹙着眉头。爆豪胜己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喂,阴阳脸,你会缝扣子吗?”
“不会啊,就不缝了吧,很麻烦诶。”轰想也不想地说道。闻言家政全能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妈的混蛋你跟我过来!都是什么少爷习惯啊……衣服也是要好好爱惜的好吗?!”
“啊……好。”轰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倒也起身跟他去了后台。

“喂,黑眼眶,哪有针线?”爆豪胜己的大嗓门一进去就吸引了全场目光。正忙着给耳郎戴耳饰的芦户在角落大声回应他:“我这里有!话说为什么要针线是衣服坏了吗!”
“啊,这家伙的纽扣掉了。”爆豪胜己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牵着轰的手。耳郎响香从镜子里好奇地瞥了一眼只着白衬衫的轰,半掩着嘴担忧道:“天啊,好像很明显……这可怎么办……”
“没关系啊,不是有老子吗?”虽然不想承认但家政方面也是第一的爆豪笑得异常自信。

  爆豪熟稔地捻了线头,把白线穿进针孔里。轰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动作,突然往他那里坐了些许。两人本就不远的距离迅速消失,爆豪被身边突然多出来的呼吸吓得差点扎到手。

“别那么突然啊,半边混蛋!”爆豪这次的抱怨比任何时候都小声。他轻撑开轰的衣领,开始缝合纽扣。
“爆豪,话剧结束以后能等我一下吗?我有话想说。”轰突然开口,声音在静谧的房间里坠下。爆豪胜己一顿,很快接着进行重复的动作。
“知道了,混蛋。”


“我的花园里可没有什么红玫瑰,”爆豪胜己的手心噼里啪啦爆着火星,样子像极了为非作歹的魔王。轰从白马上一跃而下,冰急速席卷了恶龙的全身。

“很抱歉,我必须要从您这里得到它。”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巨龙惨叫一声碎成了冰片。爆豪胜己通过小范围爆破一跃单膝半跪在地上,“嘁”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不错嘛,小子,”爆豪几步上前,一圈洁白的绒毛配上野兽皮毛做成的衣服很衬他嚣张极了的脸,“你和他很像……不,简直是一模一样。”
  接着,出乎意料的,魔王上前擒住了王子的下巴,搂住他的腰吻上了他。

“不应该啊……”后台的芦户急得咬着指甲翻剧本,梅雨穿着戏服从旁边伸出脑袋,“怎么了嘛,小三奈?”
“魔王……这时候应该和王子打架才对吧,为什么爆豪直接亲了轰呀!”
“啊……抱歉芦户,那家伙又乱来了。”切岛仰头喝了一口水,冲困惑的编剧小姐不好意思地一笑。观众台已经乱成了一团,台上的两个人却像没感觉到似的旁若无人的继续接吻。 

 

一吻毕,红幕缓缓拉起。爆豪胜己连忙退开几步,把自己通红的脸藏在胳膊后面。相比于那个不可一世的魔王,这时候的他少了一些专制,只是一个可爱的恋爱中的少年的模样。轰焦冻愣愣地摩挲了下嘴唇,看着众人蜂拥而上中愈发远了的爆豪不知所措。

 

“喂,轰焦冻——”

爆豪胜己突然回头看他,难得认真的表情让他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你现在可是老子的了!”

他的声音隔着起哄声和鼓掌声递过来,然后传得好远好远。



<正文FIN.>

<有一彩蛋>


“喂,轰。”爆豪胜己将双肘架在长椅背上,看着身边红白对分的脑袋一沉一沉地舔冰淇淋。闻言轰焦冻转过脑袋看向他,一对异瞳在阳光下闪过猫眸似的漂亮光泽。


“怎么了吗小胜?”


“也……没什么,”爆豪胜己把脑袋扭到另外一边,尽量把他细长的睫毛浅浅抬起的惊艳模样从脑海里删去,“就是你那天要跟我讲什么?”

“哪天?”轰焦冻又把脑袋转回去,卖力地对付那个不断往下滴水的冰淇淋。他深粉的小舌抵在薄荷色的冰球上,稍稍往上提,把小部分奶油送入口中。爆豪胜己看着看着突然就泄了气,凑过去在他脸庞蹭了个吻:“啊啊,算了,该死的。”

轰焦冻看着他黏黏糊糊却又害羞的小动作,嘴角轻轻勾起一个笑容。他微微偏过头去,在离爆豪唇角一指之间的位置停下,眸色镀上一层晶莹剔透的暧昧。


“我要说什么,小胜不已经替我说完了吗?”

爆豪胜己无言地望了他一瞬,然后果断地低头擒住了那双朝思暮想的粉嫩唇瓣。

Thanks for watching.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