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ouVvi.

圈杂宠受多

◤all德◢无法抑制C1

*非原著 普通高中设定 注意避雷

*涉及CP(不定 可能加删):哈德/罗德/布德/汤德(汤姆·里德尔原皮设定)

*ABO中短

*灵感来自0823的罗德摸鱼,把它写出来了

 

“很奇怪吧?那只娇生惯养的小孔雀今天居然没来上课。”赫敏端着餐盘坐了下来,朝着两个看上去心事重重的好友吐槽。哈利瞥了她一眼,装作若无其事地从自己的盘子里取出果酱抹在吐司上。罗恩按捺不住般地在长椅上左右晃动两下,斟酌了下措辞开口道:“事实上,昨天……”

哈利闻言立刻剧烈地咳嗽起来,罗恩识趣地闭了嘴帮他顺背。赫敏蹙眉看着两个人反常的反应,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怎么了?你们昨天见过他?”

 

“没什么,赫敏,能麻烦你把勺子递给我一下吗?”哈利好不容易憋下咳嗽的欲望微笑着说道,这让赫敏成功被岔开了话题。罗恩朝哈利眨了眨眼,嘴型道“吓死我了”。

天知道这两只格兰芬多小狮子昨晚经历了什么。

 

 

隔着拉文克劳的长桌,斯莱特林这边可不是那么平静。潘西悄悄往布莱斯这边移了移:“搞什么,德拉科怎么没来?”

“他可能把自己关在盥洗室了吧。”布莱斯用叉子叉着盘子里的小羊排,深色的唇紧抿着。潘西夸张地一拍他的大腿:“那他平常也不会缺课啊……居然能让小少爷放弃拿到A+炫耀的机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布莱斯叹了口气,自暴自弃似的丢开叉子,低头凑近潘西的脸轻声耳语。

 

 

“什么——!”

 

一声惊叫划破霍格沃兹的食堂。大家不约而同地朝声源看去,潘西惊惧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滑稽,但眼里却溢着熠熠生辉的光泽。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装模作样地将手握成一个空心拳放在嘴边咳了咳。等视线散的差不多了,她立马再次凑到布莱斯身边小小声道:“你是说……他分化了?”

“嗯。”布莱斯应道,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潘西挑眉,声音压得更低:“那他是个……”

“Omega,如你所见。”对于情爱纯洁到一窍不通的、被调侃或是调戏脸色都会微微泛红的马尔福家小少爷终于分化出了性别,果不其然是个omega。潘西闻言一副料到了的表情,眼尾亮晶晶的,把兴奋跃然纸上:“哦,感谢梅林!果然我是个alpha是个完美的决定。”布莱斯看她一眼,没说话。潘西好容易止住兴奋,用手肘撞了撞他。

 

“嘿,发生了什么让你今天该死的没劲?”

 

“德拉科他昨天发情了。”布莱斯扯开糖纸,剥了一块德拉科平常最喜欢的奶糖扔进嘴里,“该死,他那个甜腻的糖果味方圆几百里都快要闻到了——可他宁愿用抑制剂,都不让我帮他。”

“你又不是不知道,德拉科一直是那样。”

潘西酒足饭饱,捏起一颗小巧的葡萄塞进嘴里,目光不再饶有兴致地抓着布莱斯不放。盘问完事情就被丢到一边的布莱斯面色不虞地起身,皱着眉把盘子放进收纳处。罗恩和哈利送盘子的时候和返回的他打了个照面,心照不宣地对看了一眼。

 

“这么说,马尔福昨天确实是发情了?”罗恩使劲嚼着味道奇怪的泡泡糖,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哈利。后者点头:“我看这件事我们谁都不要再提,等明天他来上课再说吧。”

“好。”罗恩点点头,两人心底都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不借题发挥好好羞辱一下那个素日里只会冷嘲热讽的小少爷。好像在那张白皙粉嫩的小脸面前,一切坏念头都得被强制按下似的。

 

 

下午的课一如既往的无聊。滚烫的试管被冷水冲碎了两个,罗恩捏着仅剩的一半碎片不知所措;课上哈利被老师请出去了一次,原因是他叠的千纸鹤到处乱飞影响课堂纪律。两人不知怎么心底感觉空落落的,没有人在旁边开启嘲讽简直像缺了什么似的浑身难受。好不容易挨到放学,罗恩被赫敏强行拽去补习,哈利一个人不知怎么的就游荡到了斯莱特林宿舍的周围。这里有一颗巨大的银杏树,秋天的时候暖阳斜下,把它澄黄的影子投在土色的地上。哈利深吸一口气,拢了双腿坐在树下。

 

“波特?”声音突兀地响起,哈利四处张望,然后被一颗银杏果打中脑袋,疼得猝不及防。仰起头看去,对方仍旧是标准的马尔福式嘲讽笑容,哈利却在里面看出了一丝别样的温柔来,“你可真是悲哀啊,今天被斯内普教授罚站了吧?当然,没有我爸爸这样的优秀父亲教导你是你的不幸。不过你课不好好上,连作业都不想写了吗,躲我们斯莱特林来——你干嘛!”

 

他当然想错了,废话一大堆的小混蛋怎么会温柔。

 

哈利在讽刺声中爬上了树的枝丫,与德拉科肩并肩坐在一起。黑色的长袍有些吸热,他挨着身穿白色衬衫的德拉科,感到有些口干舌燥。对方也有些愣,盯着他蓝盈盈的眸子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就这么尴尬地对望着,直到哈利口袋里的东西滑落出来一个角。

 

“那是什么……巧克力?”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眼尖地看出那是他常吃的GLORIA,粉色的包装让他表情突然变得微妙,“那个……情人节限定?”

“额,赫敏推荐的。”哈利说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明明是他的死对头——他拽拽的小少爷每次随身携带的东西,而且凭哈利对于他多年的学霸好友赫敏·格兰杰的了解,那位是绝对不会吃这样过于甜腻的东西的。德拉科听到他有些苍白无力的解释以后愣了一秒,接着几乎算是嗤笑一声,表情却是带着些许甜味的——他甚至勾起了唇瓣以示满足。

 

“你真是连撒谎都不会,波特。”德拉科刻薄地一针见血,伸手在哈利的注视下拿走了那盒GLORIA,慢条斯理地拆开丝带。哈利视线被带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动作,内心还有一点紧张。结果德拉科拆到一半就突然停下了,目光带着犹豫极快地看了一眼哈利。

 

哈利:“怎么了吗?”

“我可以……我是说,这是给你女朋友的吗?”德拉科仍是举棋不定,看着已经几乎散架的包装一筹莫展。微微勾起唇角,哈利松了口气。“你放心吃吧。”

得到允诺的小少爷立马恢复了生气盎然的模样,冲着哈利扬了一小下嘴角然后极快地扯开封口。巧克力的香甜混着一种怪异的其他香味散在空气中,在初秋柔和的风里消失不见。

哈利静静注视着身边人的动作,看他速度飞快地又拿出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突然问道:“你喜欢吗?”

对方好似被噎了一下,稍稍咳嗽了两声,对着他瞪了一眼。那一对猫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没有任何杀伤力,哈利觉得自己的心口动了一下。

 

“果真是什么也藏不住。”德拉科缓过神来,没着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得意地从包装的侧面缝隙里抽出一条精美的丝带,上面写着“D·M”——是德拉科·马尔福的缩写。哈利一瞬间涨红了脸,低声嘟囔:“该死,我说那个店长为什么要问送给人的名字……”

 

“哈,我很喜欢,谢了,波——特。”左腿绕到树枝右边接着双腿一并跳下了树,德拉科站在满树金黄下对着哈利扬了扬盒子,变扭却又生动的神气像一簇火光,倒映在哈利眼中。

TBC. 

评论(8)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