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ouVvi.

圈杂宠受多

◤all德◢无法抑制C3

*非原著 普通高中设定 无魔法 注意避雷


*涉及CP(不定 可能加删):哈德/罗德/布德/汤德(汤姆·里德尔原皮设定)


*ABO中短


*灵感来自0823的罗德摸鱼,把它写出来了
  


*修改了细节和情节上的缺陷,与粗略版稍有改动请各位重新阅读愉快


  


  “哈……”德拉科的面部表情变得古怪,苍白的小脸上甚至有些涨红——他几乎算的上是尖刻地假笑了一声,“这是什么,格兰芬多巨怪们的新癖好?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需要你们示好的地方。”
  
  “你……你不喜欢吗?”罗恩有些局促地盯起了脚尖,心里暗骂自己自作聪明。德拉科眯起那对灰色的,在光下泛蓝的漂亮眼睛——

        他凝视着他。

想到这里,罗恩觉得自己血液都要凝固了,心底却又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窃喜。但紧接着他就听到德拉科声音,冰冰凉凉地把他从梦境里吵醒。

       “别白费力气了,愚蠢的红毛。”
  
  罗恩呆立在原地,被他狠狠撞了肩然后看着他扬长而去。他包裹着斯莱特林的墨绿校袍的身体纤瘦而富有美感,像只慵懒的豹。
  “操。”罗恩舔舔唇,突然扯开一个笑容。

怪不得哈利会被这小子迷成这样。
  
  


  布莱斯第三次拉下脸皮去道歉的时候,他家可爱的斯莱特林级长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把厚厚的字典砸在他的脑袋上。
  
  “你真该管管你野兽发情一样的行为。”
  布莱斯点头称是,偷偷摸摸勾起笑容。他再次获得了德拉科的信任以及友谊,即使他抱着不那么纯洁的想法。接着他乱晃的视线突然突然不动了——哈利·波特臂弯夹着书,正向他们这里笔直地走来——布莱斯下意识地将一只手搭在了德拉科的肩上。后者奇怪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
  
  瞳孔里的家伙越走越近,终于停在了他们面前。
  
  “还喜欢吗,巧克力。”
  德拉科一下子僵住了:他脑海里有一个一直没有弄清的模糊概念,而哈利一下把它捋顺了。他抬起头看着素日里针锋相对的家伙,第一次感受到了茫然无措。

        “是你……但韦斯莱那家伙……我不知道……”
  
  “嘿,格兰芬多的天才巨怪。”布莱斯眯着眼睛,面色不虞地起身,“我不管你有什么事,现在也快上课了,请你安分点回你位置。”
  
  哈利看了一眼德拉科,对方却已经低下了头,铂金的发挡住了他对着哈利的半张漂亮的脸。哈利深吸了一口气,还想说些什么,上课铃却响了。
  
  “听着,放学了老地方等我。”留下这么一句暧昧不清的话,“格兰芬多的天才巨怪”拿着书走开了。德拉科单手支着脑袋听着布莱斯重重拉过椅子划过的刺啦声,心情突然不甚愉悦。不同于布莱斯对于哈利奇怪态度的挑衅,他现在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生来便被看成小王子的他人生中被许多人在意着,包括自己的死对头。
  德拉科满意地照着这个思路想着。
  
  
  “斯莱特林真是变态教育体系。”看着天色渐暗中姗姗来迟的墨绿色,哈利嗤笑出声,从树上伸出手。德拉科嫌弃地盯着那只沾了些许树上的木屑的白净手掌,还是紧紧拉住了他,借力一跃也坐上金黄色的银杏树。转着脑袋环视了一圈,德拉科砸吧砸吧嘴,露出一个带着些嘲讽意味的笑。
  
  “你可真是品味独特,波特——我们斯莱特林几乎都不来这地方。论起如何切身授课还真是贵院懂得多。”
  “我就当它是夸奖。”哈利面色不变,保持着他的日常微笑。倒是德拉科突然想到了什么,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听着,波特……我怀疑有什么误会。事实上,我今天确实收到了巧克力。不过我没要……也不是你送的,而是韦斯莱。”
  
  “罗恩?送你巧克力?什么时候?!”哈利吃了一惊。铂金脑袋低了下去:“我不知道……我是说,会不会你们哪里弄混了……”
  “GLORIA的经典款,你最喜欢的白巧克力。”哈利抿了抿唇,心底的疑惑愈发增大。德拉科抬起头来。
  “是的……我想我没记错。”
  
  一切都清楚了。
  
  
  
  “罗恩,我想我们得谈谈。”哈利坐在自己床上望着心情很好,正在脱袜子准备睡觉的红发韦斯莱。对方动作有一瞬的僵硬,好像是竭力在掩饰着什么。
  
  “谈什么。”罗恩装作若无其事地扔下袜子,又脱下另一只。
  
  “谈谈我让你代送的那盒巧克力。你给谁了?”哈利盯着罗恩眼睛问。答案呼之欲出。
  
  “给金妮了啊。不然你还想要给谁?”罗恩不得不再次搬出自己“好哥哥”的做派,“金妮不喜欢吃太甜的,你不该买白巧克力……”
  “我是说,你是不是送给了马尔福?”
  
  空气有一刹那的流动困难。罗恩垂下眼睑,把架着的腿从床沿放下去。
  
  “对。但他没要。”罗恩重重地仰躺在床上,声音挫败,像隔了层厚重的灰尘,“该死的——他居然以为那是耍人的把戏……”
  
  “这就是你拿了我的巧克力,以你的名义送给他的理由?”哈利扑到罗恩身上,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眼光看着他,“该死的,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
  “那你怎么能这么对金妮?”罗恩干脆敛了力气一拳把他从身上打下去,两个人在床上又吵又滚打成一团,“金妮不是你的女朋友吗?你对……对马尔福做的甚至比她多的多!”
  
  “就事论事,罗恩!别把金妮扯进来!”哈利的眼镜被打进了床下。他眨巴了一下绿幽幽的眸子,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屋内直挺挺的光线。罗恩的脸突然出现在上方。
  
  “你有什么资格,缠着德拉科又吊着金妮不放?!”罗恩唾弃道。
  “你真是令人不爽极了,哈利·波特。”
  
  
  


  继斯莱特林以后,格兰芬多又决裂了一对好兄弟。已经取得美人儿原谅的布莱斯美滋滋地让德拉科闲适地靠在他身上,幸灾乐祸地悄悄嘲笑着一同脸上挂彩的格兰芬多巨怪们。德拉科把散开的制服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还未继续话题便被邓布利多的突袭打断了。
  
  “安静——”霍格沃兹学院的校长邓布利多用拐杖往地上砸了砸,暂时治住了一群小崽子们。
  “我们来了一位新同学。下面让我们热烈欢迎他——”
  
  德拉科顺势抬头,与一双幽邃的瞳眸撞了个正着。



TBC.

评论(22)

热度(163)